~1~

【修因】这个家除了我全是智障 01

收藏一下

霜戈起澜沧:

01


【声明:肯定有OOC,没有看TV版,只草草追完了漫画,大部分时间看的是同人,最重要的是文笔差OTZ。】


 


跟小伙伴抱怨人生艰难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大学生时搞小组作业的一些事,然后一起声讨了某个讨人喜欢的小婊砸和关爱她的老师。


接着就是这篇修因文了,带入了作者的一些亲身经历。


 


-----------------------------------------------------------------------


 


大筒木因陀罗。


在一般人眼中,他是六道仙人的长子,是未来忍宗的继承人,是能力强大、容貌俊美、性情冷酷的天才。


在弟弟阿修罗眼中,他是值得敬重的兄长,是努力追赶却遥不可及的高山。


在父亲羽衣眼中,他是被寄予期望、优秀得不需要操心的儿子。


这样的因陀罗无疑是完美的,可与笨拙的弟弟相比,他却并不被父亲所认可,在忍宗继承人的选择上,羽衣心中的天平开始一点点向阿修罗倾斜。


内心敏感的因陀罗自然感觉得到,他没有办法不去在意,便只能开始反思。


起初,因陀罗将原因归结于弟弟太过笨拙,父亲对他投入的关注较多;后来,因陀罗以为是他在处理事务时,不够客观公平。可无论因陀罗怎么改变,羽衣对他都不够满意,反而愈加失望。


直到有一天,因陀罗结束工作汇报进度时,羽衣的一声叹息,才让他终于意识到那个理由。


“因陀罗你很优秀,可这世上,总有集你一人之力,无法办到之事,你应当学会与他人协力。”


齐心协力的道理,因陀罗并非不懂,他唯一不明白的是,父亲为何会对他说这些话。一直以来,被作为忍宗继承人培养着的因陀罗,学习的都是如何公正、公平、客观的处理所有事务。把工作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完成,把无法按质按量完成任务的加以惩戒,不因私情而扰乱公事,这是他一直以来坚守的原则。若所有事都只因喜好憎恶来决定,那他又该如何服众。


羽衣暗指他不肯于协力合作,可若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为何要十个人去做,三天能做好的事,为何要拖延到七天。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事情,因陀罗并不介意那些笨拙的人,能通过努力达成目标,本身就值得敬佩。可若是连努力都不愿付出,这样的人留下来又有何益处?


因陀罗想起了他的第一次委托任务,年年遭受洪涝的村子,求神祭祖不能解困,贫穷的村民只能恳请有仙人之名的忍宗,没有报酬的事情又有几人帮忙呢?何况那受苦的又不是自己或亲近之人。


羽衣大概是不染红尘太久了,拥有无上力量、身居高位的他,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也没有看到大家的不情愿。他点了自己的长子和几名弟子,让他们去帮助村民脱困。


十个人的队伍,集合的时候只有八人,一个称病,一个告假。村民徒步三天走完的路程,他们赶车走了五天。到了村中,因为食宿又是一顿抱怨。


讨论治水之法,在座皆不言语,或有一人出言,其他人便一众附和,最后只得到一个让村民搬迁离开之法。可终究是故土难离,况且离开之后,又该去往何方呢,那里难道就一定风调雨顺万事太平吗?


因陀罗苦思良久,决定分流治水,另挖沟渠引水支流。这无疑是一个好办法,可这方法费时费力,除了世代生活于此,受洪涝所苦的村民,又有谁会愿意来帮忙呢?一天只做半日的功夫,第一周来了六个,其中两个水土不服,第二周来了三个,其他人都因为各种原因倒下了。到了后来,还在坚持帮村民挖渠的,只剩下因陀罗和一个傻大个。


因陀罗无力去驱使这些内心对任务充满反感的人,只能坚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可再有一个月就到雨季了,若不能在此之前将事情完成,这些村民便又要受洪涝之苦,那样的结果只会让村子更加贫穷,到时候除了易子而食、饿殍千里,便没有第二条出路了。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因陀罗想要的。


最终,因陀罗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发明了土遁,然后用土遁整理出了一条河道,在雨季来临之前,解决了问题。


回到忍宗,因陀罗把所有的经过告诉了羽衣。羽衣告诫因陀罗,要学会分工合作,合理安排每一个人,学会领导、挖掘他们的才能。最终没有人受到惩罚,后来秋收,村民送来粮食以表感谢,东西被平分下来,每一个收到的人都心无愧疚。


后来的几次委托,因陀罗尝试着去领导其他人,最终的效果并不理想。大家并没有把委托放在心上,总是互相推诿工作,事不关己的心态摆在脸上,不需要细想就能感觉得到。因陀罗企图用奖罚制度来激励他们,可最终得到的是父亲的责难,言语间,或是投机取巧不利于忍宗团结,或是不近人情苛刻待人,或是利益为上分化群体。


这种思想意识上的隔阂,难以消磨。因陀罗和羽衣难以理解彼此,更难以说服对方。在因陀罗看来不成规矩的教条,在羽衣眼中是宽厚待人,在羽衣看来逐利而从的规则,在因陀罗眼中是任人唯贤。


结果,因陀罗只能选择抛下其他人,一个人去完成所有事。然后慢慢地,拥有足够威望的他,学会了向羽衣一样驱使他人,但和羽衣不同的是,因陀罗既看重过程也要结果,对于让他不满意的,他会给予惩罚。和羽衣哭诉的人越来越多,让本就不满于因陀罗行事的羽衣,开始逐渐的把目光放在了善于交际的次子身上。


知道理由的因陀罗无力改变羽衣的想法,只能去关注曾经笨拙的弟弟。


阿修罗,已经不再是幼年时,那个追在因陀罗身后的小尾巴了。曾经笨拙的他,通过不断地努力变得强大起来,可最终也和父亲一样,因为力量而自满,迷失了自我。羽衣因为有了超越世间一切的力量,因为可以用这样的力量,震慑所有人,解决所有事,让所有人在他面前只能收起利爪,匍匐起来,而无视力量的重要性,以为人心向善。


而阿修罗,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并非蠢笨,推翻前十八个年头的错误认知,他没有拒绝羽衣改选他为忍宗继承人的决定。


因陀罗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头冰冷,全身冰凉。他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很清楚自己的不足,却没想到,过去所有的努力,会在今天被全部推翻。


身后并没有人站出来支持他,这便是人心所向。但是何为人心,是趋利避害,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严于待人宽于律己。这忍宗里,本该有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伙伴,可他在这里,找不到一点容生之处。


所有,是他该离开了。


 


 


------------------------------------------------------------------


人设带了主观想法,并不是黑,而是觉得事实如此,人心如此。因陀罗和阿修罗都没有错,他们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能相互配合就很好,可惜羽衣智障了,所有只能决裂。


任务委托的内容,是按照作者经历写的。嘛,我和小伙伴是那个干事的人,可惜跟老师关系好的是打酱油的家伙,别人不干活,你也拿他没办法,反正人家有借口和理由,你是没办法去验证真伪咯,最终老师也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但最恶心的,第二次我口头推了重要工作,但最后实际上全程工作,打酱油的撩骚指挥的高分,我居然只得了及格分。


呵呵哒。这个被人情统治的世界,然而觉得这个经历很适合套用在因陀罗身上,就写了这个内容。



评论

热度(71)

  1. 神隐霜戈起澜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我觉得还不错,但为什么人气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