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胜】死亡三日 下

众人好一会儿才从医生的话里反应过来,饭田看着冷静下来不再闹腾的出久,指挥大家准备移走爆豪的遗体。

即使不再闹腾,出久状态依旧不对,但是饭田依旧坚定的认为出久距离爆豪远一点更好,不过他遭到了出久的拒绝,拒绝的理由他无法反驳。

爆豪的妈妈马上就要来了,他该怎么向阿姨交代这件事情呢。

他不能在阿姨来的时候不在爆豪身边,所以当大家从太平间离开的时候他留了下来,他退出了后续救援的活动。

大家也认为出久的状态不适合参加后续救援,就留下了他,“让他陪会儿爆豪,他不会有事的。”饭田说道,他再担心出久,也是相信他的,相信出久能扛得住,他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

太平间死寂得听得清自己的呼吸声,无论再怎么仔细听,也只有他一个人的。

出久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触碰爆豪的脸,毫无生气冰冷死板,手指轻轻滑过脸,出久忆起他已经很久没有仔细观察过爆豪的脸了,记忆中无论何时都神情不爽的脸,现在如此遥远。

实际上成为职业英雄后,他们的接触就日渐减少,不同的英雄活跃的区域也不尽相同,后来小胜的信息他甚至在电视上看到的更多,小胜一如既往不在乎大家的看法,就像学院里比赛最后不肯承认那个第一一样固执,整个人的暴脾气根本不随大家的看法改变过,即使这对他的事业并不友好。

大家都为这事劝过爆豪,出久从来没因为这个开过口,不说爆豪听不听他的,光他认为爆豪要是听,就不是爆豪了。

这次见面其实他很开心,以前在学校天天见面他隔一段时间就会感觉好久没和爆豪说话,成为职业英雄后见面都靠运气,这次他刚见到爆豪的时候就想好了结束战斗后沟通一下,即使他认为爆豪并不会理他,或者他们的交流方式是打一架。

出久微微侧了一下头,即使是打架的话那也是无所谓的,只要是爆豪的话。

视线下移,出久抓起爆豪的手,因为个性要使用双手,所以爆豪对自己的手很小心爱惜,但是常年累月的战斗还是免不了在手上留下痕迹,略微有些粗糙,还带一些细小的伤口。

比起小胜,其实他才是那个不拿身体当回事的家伙,他从来都知道,小胜只是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该做的事情他都有做好。

默默把爆豪的左手和自己右手摆成十指交握的形状,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幼稚吵闹的时候,可能是幼儿园之前,时隔久远到他也不敢确定的那么远,他和爆豪这样牵过手。

指尖僵硬而冰凉的触感让他心里抽搐疼痛。

也许他应该给爆豪一拳,让爆豪站起来,活过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他是这么想的,可是交握的手却在不停地颤抖。

——什么也做不到。

曾经他能在爆豪受到危险的时候冲上去救他,曾经他也可以在背后想拯救的计划,曾经也能在媒体面前坦陈爆豪的优点……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很多,根本不够多,现在呢,连做的机会也没有了。

银灰色的病床铁栏反射着没有温度的白炽灯光,长长睫毛挡不住,刺痛出久的眼睛。

出久又想,他没做过的统统没有以后去做了,他想如果能再靠近一点爆豪,也许爆豪就不那么讨厌了…是不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实在是太晚了。

他本可以做的更多,他本来有机会做的更多。

 

爆豪一点也见不得出久愣得跟木桩似的样子,这么恶心兮兮的捏着他的手发呆更是让他忽感怪异。

心中莫名飘起的奇怪情绪。

爆豪顿时被点燃了,他对这让他莫名又不知所措的情绪感到恼羞成怒。

“放手,你这个混蛋!该死的废久你在对我的身体做什么,信不信杀了你,以前没有打死你是对你太好了吧,等我起来就给你补回来啊,别想给我活着出现了!”

“一脸恶心兮兮的,难看死了!有着点功夫好好地去当你的第一英雄,救那堆烦人的家伙去啊,屁大点事就让你萎了?太久没揍你皮痒痒了是吧?有这个时间不如去追那个蠢货逃犯,就要又跑了!不,那个混蛋是我的,我要杀了他,你要是敢碰就打死你。”

“废久就是废久,什么事情都做不好,那我怎么不晓得你是那种腻乎乎的软弱的家伙!躲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你又要变成那种废物吗?不如去死好了,垃圾垃圾!敢不相信我还活着,你就该死一万次!”

……

然而他挥向出久的拳头无一命中,统统落空。

出久的一根发丝都没有被风撩起。

铁质的医疗器皿只能映出一具躺着的遗体,一个站着的悲徒。

 

“出久!”突然饭田闯进了房间。

出久一惊,反握紧爆豪的手,十指相扣变成握手的姿势。

饭田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急促的说道:“出久,你需要带爆豪从后门离开,媒体堵在了医院。”

媒体?出久没有即刻反应过来,媒体的目的。

饭田解释道:“他们听说了爆豪战死的消息,所以…”想拿到第一手资料。

“我们不能让他们一直围在医院门口,会耽误其他人的治疗,所以你得带爆豪走。”饭田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看了看短信,“新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直接去他们的太平间。”

出久有些怔住了,他完全想不到媒体会突然来袭,这个来袭明显不是为了哀悼。

明明爆豪刚刚死去,为什么这群家伙要来?又为什么,如此冷漠。

出久难以思考,手上并没有停,扶起爆豪的身体,但是当看到转移需要的尸袋的时候,他有些胸闷。

他们用人生,用生命!保护的这群人啊!!!!

怎么能做到这个地步,一片清静,一小会儿儿,都不能给小胜吗?

饭田站在门口往外边望着情况,一边喊着什么。

出久都没听清,他憋着自己的怒火,手不听使唤的,咬着嘴唇,青筋暴起,在把袋子拉上的时候神使鬼差的摸了摸爆豪的脸,让他冷静许多。

“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了,去了记得自己找医生给自己治疗。”饭田很担心出久忘了自己还是伤员,提醒道。

“嗯。”出久回答时并没有和饭田对视,这让饭田有点沮丧,因为这表示出久并没有听进去他的话,但是出久马上绕过他就跑没影了。

饭田下一句唠叨没人听,也小声的嘀咕了出来:“失血过多是会晕倒的。”

爆豪光己接到通知儿子死讯的电话还以为对面是骗子,她的儿子怎么都不是随随便便死在哪个小地方的人物,在她看来他儿子在,哪里都是小地方。

对方说他叫切岛,是爆豪的同学,是校内的伙伴,是这次一起行动的战友,是他的朋友。

光己听爆豪说起过这个孩子,难得不是嫌弃的口吻。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跟她开玩笑?

声音沉重得让她的心跟着沉重。

然而她并没有来得及及时赶去看自己儿子,这次反扑直接造成了多条客运线路中断,她能拿到的直达的飞机票已经是通航后的第一张,那也是半夜凌晨的票了。

迎接她出机场的是一群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媒体。

他们逼问着爆豪光己关于儿子死亡的感受。

逼问着她爆豪现在的位置。

逼问着她迟迟赶到是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再强大的母亲面临孩子死亡也有脆弱的时候,御茶子赶到把她拖出了这片暗涌的漩涡。

都是什么人啊!爆豪光己跟着御茶子到了医院,走在负层的长廊上,思绪翻腾。

他们居然问她有个为理想牺牲的孩子自不自豪。可笑!可笑!

御茶子轻轻推开了太平间的门,看着爆豪光己进去,又轻轻的关上,她认为阿姨需要独处,去接受这个事实。

回到了楼上,班上的几个默契的没有叫醒昏睡的出久。

昨天出久守到半夜没有治疗,直接晕倒了,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何况现在也并不是让出久和阿姨接触的时机。

 

爆豪很激动,他已经可以想象妈妈如何一拳重重的锤在他脸上,然后他就可以“活过来”暴揍出久一顿,啊?你说假死个性的敌人?逮他哪儿有揍出久重要。

看着妈妈走到自己床头,他开始闭着眼睛数秒,1、2、3……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分钟过去了……

第三分钟爆豪偷偷睁开眼睛眯起来看。

爆豪光己正看着他的脸,爆豪也看过去。

唔,他对自己的脸是不感兴趣啦,不过这么一看却是灰白泛青,没有一丝血色人气,感慨道,果然真的像死了啊,他都快信了。

爆豪光己猛然提起拳头向他的砸过去,爆豪即刻绷紧肌肉盯着挥动的拳头,果然是他妈……唉???

拳头砸在了头边的枕头上。

“这次,就放过你了。”爆豪光己说。

“你从来都是听话的孩子,不达目的誓不休,这次说要打完回家,撒谎了。”说到这里,爆豪光己呜咽了下,“这次就原谅你了,但是下不为例。”

爆豪愣愣的看着光己,这样脆弱的母亲,他从未见过。

爆豪光己把儿子的身体搂抱住,在他耳边轻轻说:“胜己,我们回家。”

可恶!

母亲的做法打破了爆豪的认知,但是他无力改变什么,一拳一脚踢在自己脸上却毫无反应。

一个个都这样,这种伤心的样子,这种因为自己死亡带来的悲痛。

我从来不需要你们这样啊混蛋!

这算什么啊!

三天。

爆豪痛恨等待,他希望即刻爬起来告诉所有人他还活着,他从未输过。

 

死亡后第二天下午回到家中,晚上在父母的悲伤中度过,他逃到了隔壁房间,不去看那个场景。

直到今天父母出门忙活后事,他才冷静许多。

爆豪气恼的盘坐在自己身体胸前,人死亡后1-3天就要下葬,想到说不定个性解除了,他要从坟墓里爬出来,他可真是开心不起来。唔,也许有火化?可以从火葬场出来。

爆豪父亲的行动挺快,遗像已经挂在了墙上,正在去订棺材和通知亲友。

无良的媒体毫不客气的打着各种光伟正的名号找到了他家询问着他活着的时候的各种事迹,母亲正疲于应对他们。

爆豪烦躁得要死,他一整天做遍了对自己身体能做的事情,拳打脚踢,毫无作用,想到昨天回到家已经是个性时限1天,今天家里父母忙来忙去又过儿1天,自己的灵堂晚上都能架起来了,明天所有人都会来参加他的葬礼。

也许明天相泽老师来了能发现他的异常,可以帮他解除个性!

简直一秒钟都不想躺下去了,而且今天一整天废久那个家伙也没有过来。

想到出久,眼前不由浮现出久在第一天晚上守他的时候,手揉过自己的唇,爆豪表情纠结又羞恼,不过出久也只做了这个,就乖乖蹲着了,最后晕倒被同伴带走。

爆豪对出久对他如此深重的感情来源有些困惑,却又想不出哪点不对。

抓抓头不想了,废久在意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就是这样!

那家伙的话肯定没事吧,受了伤还学不乖,冷飕飕的坐在太平间直到晕倒,废物就要有废物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向弱者求助就是了。

要是出问题了,那他不就白死了!错,他还没死。

就是啊,他没死,废久不能认为他死了。抹抹嘴,该死,他死了废久也不能这么对他!

啊,不行,重新想!

爆豪觉得废久有毒,他一边擦嘴,一边转身又给自己的身体擦嘴,即使他碰不到。

 

出久醒来就听说爆豪被带走了,他原是想去追的,却被同伴拦了下来,去调查那颗炸弹的效果。

起码今天把事情调查清楚。

现场一片狼藉,只有焦黑的巨坑显示着炸弹的威力,似乎就是普通威力大一点的炮弹,现场看不出来为何爆豪身上没有致命伤。

当时爆豪在手中的敌人“无敌时限”也被他们调查了一翻,但是“无敌时限”的亲属已经到了他尸体旁边,拒绝了他们的接近。

他们推测,个性的无敌效果是有界限的,而炸弹的威力超过了那个界限,毕竟“无敌时限”他自己都死了,同样没有致命伤。

在对制作炸弹的敌人问话中,敌人坚持是威力大一点的炸弹,死不松口。

侧面证明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出久假设过很多遍,如果那个场景再现,自己会不会先去确认爆豪的情况,可惜再怎么假设,他发现他都回去救那个孩子。

这个发现让他很恐慌,就像他选择让爆豪死一样。

心里荡起一丝,只有一丝怀疑自己当英雄的目的,来源于他作为第一英雄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友人,来源于把爆豪的性命和一个无辜孩子的性命放在枰上,让他衡量他们的价值。

他做不出让自己心安理得接受的选择,他也接受不了任何产生的后果——他无法想象,没有爆豪的自己怎么办,现在的自己怎么办。

内心软弱不堪,这让他想起了爆豪对他的称呼“废久”,身体无力虚脱挫败、避无可避的承认了,他果然是“废久”。

爆豪死亡的第三天,他回到了他们曾经一起长大的城市。

他母亲一脸惴惴不安的给一身脏乱的他准备换洗的衣服。她听媒体说了,爆豪家那个她看着长大的骄傲任性的孩子为保护出久战死了。

昨天大大小小的媒体堵在了爆豪家门口,直到有职业英雄过来维持秩序,对爆豪光己做了简短的采访,媒体才不甘愿的散去,夜间才架起了灵堂,而今天是最后的见到爆豪的机会。

两天里,出久并未收拾自己,但是去爆豪家是不能这般不修边幅,出久母亲拿出来葬礼用的黑色西服干净崭新。

直到站在灵堂门口,出久还在想这件衣服干净得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在这个人的面前。

灵堂里爆豪黑白的照片笑的很嚣张,他一直是情绪很耿直的人,笑就笑,闹就闹,出久羡慕爆豪的潇洒恣意。

他跪坐在爆豪光己前方的地板上,俯下身子,他该说请节哀顺变的,话多口中变成了一句短短的道歉:“对不起。”

“我不接受。”爆豪光己背挺得笔直,仿佛再大的困难也决不能让她低头,爆豪不服输的性格就遗传了她这点,她说:“臭小子什么都没做错,你也什么都没做错,你道歉什么。”

“……”

爆豪光己固执的拒绝任何人的安慰。

爆豪爸爸默然,轻轻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来参加葬礼的人不少,除了一些职业英雄的同伴,还有有很多还是爆豪的粉丝,远远地赶来参加他的葬礼。

不听话的媒体远远的隔着街道观察着整个葬礼,希望找到有料的切入点,却又在众多职业英雄的眼光中不敢太过靠近。

英雄“人偶”的出现引起了部分粉丝的回头和小小的嗡嗡声,但是很快平息下来,没有人想要打破庄重的葬礼的宁静。

出久静静地排队等待轮到他为死者献花的时刻,偶尔会有人在献花的时候说点什么想说给死者的话,他想说的又太多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爆豪估摸着不到葬礼结束他就应该能爬起来了,感谢父母的行动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快。

今天家里人来人往,即使保持了安静他也觉得烦躁不堪,他认识的人有这么多吗?缩在角落里小小的啜泣声算是明显了,那几个小姑凉啊,他根本没见过他们好吧,跑到别人家里哭什么哭?

爆豪从上午瞅到下午都还没见出久过来,整个人暴躁了很多,在房间里晃来晃去,有人在前面他也不让了,反正撞不到!

在他心中一刻不停的骂出久的时候,眼前一亮,出久进来了。

啧,还是一副死人脸。

无趣,爆豪臭着脸坐在了自己的棺材上。

明明不爽了很久,但是想到出久感觉不到自己,他心情就愈加不好起来,他倒是不觉得自己在等出久,他就是认为是人太多,还都觉得自己死了才不开心的,就是这样!

滴滴答答,时间缓缓转到了下午。

爆豪终于感觉到身体对自己的吸力,他的身体正需求他回来,本来半低着的头稍微一抬,呵,下一个给他献花的就是出久。

看来出久没这个机会了!他才不会给出久这种追悼他的机会。闭上眼睛,感受自己的身体,眼前浮现黑暗,意识慢慢回归。

当爆豪又可以感受到身体的重量,视觉的亮光、耳边的声音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微弱轻叹: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小胜了。”

顿时青筋暴起,很好,他很久没被这么挑衅过了!

僵硬的手指绷紧成狰狞的爪状,“轰——”一下穿透了厚厚的棺材扯住了出久的领口。

“!!!”

整个房间的人都吓了一跳,几个女孩子已经被这诈尸的样子吓到尖叫。

爆豪右手抓着出久的衣领,一手直接轰开了棺材盖,屋子外边都听得到他的怒吼:“废久,你这废物刚刚说什么?!”

“小,小胜?”出久反射性的害怕的结巴了一下,满脑子都是怎么办,小胜又生气了。

看到出久一脸懵逼的怂样,爆豪心里咯噔一下有点羞怒,就更气不打一处来,哼道:“刚刚不是挺有胆的吗!”

出久被一脚踢出了灵堂。

被趴在地上的出久一个激灵,他刚刚看到了活着的爆豪?爆豪活了?激动地猛然抬头,顿时怂了。

爆豪一掌擦着一手,狞笑的向他走来。

“小,小胜,不是,我刚刚……”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但是他明白,刚刚的胆子真的只是刚刚的胆子啊!

众人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什么情况?

“人偶”说了什么活活把死了两天的“爆心地”气活了。

“爆豪,等下……”饭田不愧是班长,接受能力就是强,虽然他也震惊出久能把爆豪气活过来,但是作为职业英雄的本能告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人打架。

“什么事情都给我放着!”爆豪已经走到了出久面前,“那些事情揍完废久再说!”

爆豪一拳一脚把这三天莫名其妙的憋屈感都打在了出久身上。

很难得的出久没怎么还手,面对单方面的殴打爆豪提不起太高的兴致,但是不妨碍他把出久揍进了医院。

 

当全世界都在报道“人偶”气活“爆心地”的时候,爆豪早安抚好父母,逮到“无敌时限”一拳一脚沿路踢到了警局。然后跑的远远的继续他的英雄事业,而出久则在医院里躺着当了半个多月的木乃伊。

终于出院的时候出久打算直接去找他心心念念的爆豪,上次打完他根本来不及跟爆豪说话,他被打晕过去了。

出久几个同伴面面相觑,对视一下决定一起跟上,爆豪的杀伤力只比电视里形容的更凶残,起码他们跟着,呃,能保证“人偶”被揍了可以等到及时的治疗。

啊,事情果然变成这样了吗?

大家站的远远地看着出久和爆豪互殴,他们围观了全过程,说不出什么感觉,有点像孩子吵架,有点像打情骂俏。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爆豪站在高处俯视着他们:“你滚!”

出久坚定的回答:“不要,我要跟着小胜。”

不耐烦的:“让你走你听不懂嘛?”

继续坚持:“我听到了,但是我不走!”

“长胆子了!信不信杀了你?”

“如果小胜能做到的话。”

“……”青筋暴起。

“如果我赢的话,小胜就得让我跟着。”

嗯。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我不是弱者。”

打完之后,爆豪躺在地上对出久说,他不需要保护,不需要同情。

“嗯!”

出久的声音清澈的应道:“小胜可以没有我,但是我没有小胜的话是不行的呢。”

人的感情就像火星,不加把柴就不知道他能爆发怎么样的光和热度,燎出怎样一片大地,烧出怎么的云空。

这份心情已经点燃,他不想也不愿熄灭,小胜本就是他生命中的不可割舍。

爆豪听到出久的话,不知怎么想起自己被抚摸过的嘴,蓬的红了脸,后来怎么了来着,他“活过来”以后就忘记了!明明当时没有触感,却在脑海里模拟出了那酥痒的感觉,怒道:“谁管你啊!!”

“嗯!”出久又一声响亮的回应。

出久的朋友们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爆豪一脸嫌弃,出久鼻青脸肿笑的一脸撒比,真是难以理解呢。

爆豪嫌弃吧啦的收回了自己的幼时的伙伴,他的内心活动很丰富,他想着反正出久不拖他后腿,多一个人跟着也无所谓。况且,出久本来就一直跟着他,想来就更无所谓了,嗯,就是这样,出久不跟着他跟着谁啊?还敢跟着别人?!绝对不行!他敢的话就杀了他。爆豪瞥了出久一眼,哼的转开了头。

嗯?出久不理解的歪了歪头,爆豪莫名的情绪并没有影响他多久,几乎马上他又陷入了成功的喜悦,同伴一脸无药可救的看着他,但是无所谓!

大家不知道,但是他很开心,小胜说不管他就是允许了,那他就赢了,达到目的了!

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一切ooc,bug属于作者。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