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胜】死亡三日 上

死亡三日

 

绿谷出久从未想过爆豪胜己会死,就像他毫不怀疑他们能消灭allfor one,就像他坚信爆豪胜己是胜利的化身。

这是他们消灭all for one的第三年,对敌联盟的剿灭也日渐逼紧,跳脚无路可走的敌联盟抛弃了最后的人性,开始对整个社会进行报复,失去了头领的他们不再执着改变英雄制度,他们开始无恶不作,从一系列的针对英雄的活动变成虐杀普通人的派对。

不过还好,即使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社会压力,他们也扛了过来,直到今天——

敌联盟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次反扑。

丧心病狂的敌人入侵了世界最大的水利电站,随意安装了数个不稳定的炸弹——他们也不需要稳定,反正计划是拉几个垫辈的。

下游数十万人命悬一线,部分英雄已经开始疏散群众,只是人群太过拢大,英雄数量有限,时间却不多,希望全汇集在他们逮住敌人,保护好大坝。

本不该如此艰难。

但是敌人抓了十多个小孩作为人质,为了防止自己人手不够看不住小孩让他们跑掉,这些人质中甚至还包括了婴儿。

出久为了保护孩子消灭敌人拆除炸弹废掉了一只手,队友也很给力的拆除了其他炸弹,当最后一个疯子站在电站最高点要掐死一个孩子的时候,出久在远远的地面上踢腿就往那里直直冲过去。

但是这是一个陷阱——一个把出久引到专门为他准备的炸弹的航线上的陷阱。

对啊,敌联盟怎么不恨他,怎么不会专门为他准备一场“盛宴”,如果说敌联盟恨英雄最恨哪个,首当其冲就是绿谷出久。

特制的炸弹,不同于其他藏起来固定的炸弹,这颗炸弹拥有超远的射距,未知的性能。

当炸弹直直的飞向他,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对炸弹敏感的爆豪胜己踢飞得老远。

“废久,你个白痴!!!”爆豪吼道,然后炸弹撞上爆豪直接爆炸,他只能看清爆豪为了救他连自己手里的敌人都还没来得及丢。

站在高处的敌人狂笑起来,没有拿到出久的命,那么爆豪胜己的也不错,甚至略微感觉更加爽快。

按照说敌联盟最厌恶的家伙第二就是爆豪胜己,因为他的脾气真的很臭,臭到敌联盟都觉得和爆豪胜己那张恶毒的嘴比起来,他们都是良民。

出久没有立即去查看爆豪的情况,敌人直接把孩子从高处丢下,他勉强赶在孩子砸在地面之前接住。

最终他们成功打倒敌人,也受了不轻得到伤,然而他尚未被送达医院就听说了爆豪胜己的死讯。

许久,许久。

他都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天塌地崩。

 

不得不说爆豪真的很后悔这么做,看看这什么撒比情况,为什么他跟鬼似的,像个阿飘在自己身体旁边站着,周围的人还看不到他听不到他说话。

他再怎么暴躁的挥拳想要暴揍废久那个抱着自己身体不放的蠢货也只是锤在空气上。

真是让人不愉快,看到同伴们死灰的表情更不痛快。他还没死,还活的好好的,只是中了敌人的个性,给他一记暴击他就能醒了,这群家伙为什么认定他死了,快给他解除个性啊!啊,白痴果然是白痴吗!

想到这里爆豪不由暴起把自己现在唯一能揍的家伙一顿狠打。

敌人很无奈,他的个性“无敌时限”实际上是个逃跑技能,他可以使用个性让指定的人陷入假死,而且有十秒受伤免疫状态,扛过一波攻击后,由队友狠狠锤一下就能摆脱假死继续行动。加上他很胆小,又与自己队友形影不离,旁人根本不知道有假死状态,还以为是无敌时限。

对此他很得意,他数次从英雄手下逃跑都是亏了假死。

英雄都很有原则,以抓到为主,不会虐尸什么的,这次爆豪冲出去真是吓死他了,他直接来了个范围保护,一定范围内的人都能受到他个性的效果。

虽然他现在被爆豪揍得鼻青脸肿,敌联盟厌恶爆豪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爆豪的原则和其他英雄有点不大一样,别人的目的是逮到,他的是结果逮到了就行,这两个差别很大,经常被揍得肉疼才关起来,简直怨念十足。

他现在不比爆豪幸运,他的队友都被逮捕了,根本没有人给他来一下,而且他还要面对爆豪的拳打脚踢。

不过老天还是站在他这边,明明已经死亡,但是在大家,尤其是出久和切岛的要求下还是把爆豪送进了医院抢救。自己这个不起眼的敌人就没有那个待遇,说不定运气好,遇到讨厌他的普通人给他一下,他就可以逃跑了。

跳脚不已的爆豪胜己并不能离开自己身体十米远,不过在刚刚的逼问中他已经确定了这个假死只有三天的时效,他很放心,妈妈看到自己一定会破骂自己弱小再给自己来一下,他只管等妈妈过来就ok,虽然有点对不起妈妈,但是妈妈伤心的时候他就可以爬起来,完全没问题!

想到这里,爆豪嫌弃的看了悲痛欲绝的出久一眼,该死的出久居然敢认为他会死,出久不死他怎么会死?不对,出久死一百次他都不会死!不相信他实力的罪是很重的!

爆豪已经准备等自己爬起来狠狠揍出久一顿了,哦,不,两顿。

 

和知道自己活得好好的爆豪不同,绿谷出久已经完全不能思考眼前的一切了。

“他死了。”一个医疗个性的同伴告诉他。

出久的膝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骗人,撒谎,假的,他认真检查过了,爆豪身上没有一道致命伤。

“啊,嘶——”他勉强找回自己是声音,请求道:“再检查一次,拜托,再检查一次!”

求求你们再检查一次,那是小胜啊,是那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炸毛的家伙,怎么会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

狼狈的往前爬了两步,抓住搁在病床上爆豪胜己的手,“求你们,再检查一次。”

沉默……

他们已经检查了十数遍,每次出久就这样请求他们,他们不再检查,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人也一动不动,再也不动。

“绿谷君……”

“人偶前辈,请你……”不要这样了。

“绿谷啊。”

一开始都在震惊爆豪胜己死亡的众人,再绿谷一遍遍苦苦哀求中忍不住开口让绿谷离开。

是呢,爆豪和出久是从小到大认识的,是各种感情经历过来的,出久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说过他对爆豪那丝崇拜,爆豪就是胜利的象征。

似乎出久对爆豪总有股盲目的信心,不是不会输,是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都会站起来,让他低头一秒,都是做梦。

这样的人就这样死了?

出久不肯离开病房。

他的情况更糟糕了,他开始不断责怪自己,小胜是救他死的。

饭田直觉不能让出久再呆在这里了,出久自己的伤并未治疗,表情也几近崩溃,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绝望的出久。一直以来出久从弱小变得强大,也越来越像光,带来光明正义和温暖,在悲痛中挣扎的表情根本不适合他,饭田担心欲劝出久离开,他尚未开口就被出久再次打断。

出久吼道:“让你们检查没听到吗?!!”

御茶子被吓了一跳,肩膀一缩,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出久恶狠狠的瞪着猩红的眼睛盯着医生,之前战斗破皮的额上流下的血浸红了他的眼睛,眼眶一片血色,他难以思考他在说什么,“你们是医生的吧!救人都做不到有什么用?”

这很不对,出久也知道不对,他却不能停止,继续用恶毒的语言攻击着战友,命令道:“没听到吗?让你们检查就去做!不要像垃圾一样站在那里。”

Duang——

御茶子夺门而出,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失去理智的出久,再怎么说的好听,爆豪也活不过来。但是她不忍心看着出久这般凶煞的模样了。

逃进卫生间,御茶子捂住嘴巴,按下哭泣的呜咽声,无力的靠在隔间的墙面,突然意识到一件以前显而易见却从未正视的事实:出久强烈情绪只为爆豪而变化着。

 

对此爆豪胜己“啧”了一声,他怎么死也跟绿谷半分钱关系都没有,扯淡!他怎么会死,这个废久还哔哔的没完没了了。

爆豪胜己在一边跳脚,他愤怒的想要一拳揍上去,但是每每都打空,气得他直踹病床,也并没有用。

气恼的坐在自己的病床头上,一手捂住自己的脸,别人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真是糟心:“闭嘴啊,废久。”

“绿谷君,爆豪身上并没有爆炸的伤,烧伤都没有,不是你的错。”饭田认真道。

“不对,”绿谷反驳道:“我们连那炸弹是什么效果都不知道。”敌人有制作特殊炸药的个性者,这专门为他准备的炸药肯定计划了很多天。

更让他懊恼的是在小胜把他踢开之后他并没有去确认小胜的情况,那个孩子的哭声引走了他的注意力,那时他还不知道那是针对他的炸弹。

大家面面相觑,像这样的事情,谁也不希望发生,而出久已经开始不断地责怪自己,责怪别人。

但他不仅责怪自己,是带点恨自己,饭田敏锐的发现了这点,却不能提醒出久,他怕一旦点开,出久就会深陷进去,他向站在出久背后的轰使了个眼色。

轰点点头,实际上病房里大多数人都赞成打晕出久让他冷静一下。

“吱呀——”病房门再次被推开,轰默默收回了准备劈向出久的手。

一个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长期处于战斗前线的主任医师见惯了英雄的死亡,他并不畏惧大名鼎鼎的世界排行前列的英雄们的愤怒,不过为了他手下几个工作繁忙,胆子又有点小的护士,他还是亲自跑过来通知死亡时间。

他手里拿着表,毫不犹豫冷静至极的点了下去,通知道:“死亡时间17时32分14秒,现在已……”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在说什么啊?死亡什么的,是你说了算的吗?”出久喃喃着,他半低着头翻起眼睛,声音沙哑愤恨。

他缓缓松开抓着爆豪的手,慢慢站起来,起身有些摇晃。

轰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稳定,眼疾手快架住了出久。下一秒出久果真暴起:“你算什么?明明什么都不到——”

“出久!”大家慌神了,医生并不是他们同学,不是同伴。

“啪。”主任医生淡定的拍了下手,他没多少时间做什么家属的心理安抚工作,见病房安静下来就继续说道:“现在已经通知死者家属了。我后面的医生会带你们去太平间,家属来后签字可以领走遗体。”

医生平静的语调像冰针一样,冷酷的宣告爆豪的死讯,又尖锐的刺痛他们的心。

更令出久心凉的是下一句,“你们几个护士别再在这里耗着了,跟我去救人,实习生留下,一会儿病房腾出来收拾下,接受患者。”

人走茶凉,莫过于此。

出久有些发愣,爆豪刚走呢,就已经开始被遗忘了。

医生的话让大家的气氛更为凝重,他们却无论如何说不出不让病房的话,切岛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出不来,他们若是在这里闹起来,就是妨碍别人的救治,即使医生说的再难听,也只不过是事实,实话罢了。

然而正因为是事实,才更让人无能为力。

医生看着几个护士离开了病房,回头觉得这次的英雄们的反应不大对啊,这种死灰悄然静静的模样还挺让医生不习惯的,刚刚那种大闹的情形才正常。

他决定还是稍微安慰一下英雄“人偶”,毕竟从电视上和宣传中这位英雄一直是阳光积极的,道:“他救你说明在他心里你很重要,重要到拿生命换的地步,所以你必须好好活着。”

这句话一出口大家的表情都有些莫名的怪异,尤其是出久更是打了个寒颤。

医生巴扎了下嘴,回想起来“爆心地”和“人偶”的关系,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可怕,麻溜的关上门走了。

 

“啊???”爆豪顿时怒了,简直气笑了,啥啥啥?“去死!杀了你!我就算是死一百遍也不要这个家伙救,不长眼睛的家伙!那里看到我和废久关系好了!等我起来杀了你啊混蛋!!!!!”

“还有你!”爆豪时刻都不会忘记他讨厌的出久,猛然转身看到出久居然哭了。

哭了?

“你这混蛋,哭什么哭,他说你就信了,揍你啊!居然认为我会在你前面死,我要杀了你!”爆豪一挥手打向出久,就像之前一样什么都没碰到,穿身而过。

爆豪暴躁急了,他现在只想他父母过来给他一下,这样他就不用憋屈的什么都做不到,看着这群智障在这里哀悼了。啊啊啊啊!真是气死他了。

垃圾废久!他就算真的怎么了,也不该露出这种懦弱的表情啊。


评论(1)

热度(61)